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正文阅读

互联网再无大佬

发表日期:2021-06-15 03:19  作者:admin  浏览:

  www.sh9z.cn!2021 年,作为移动互联网的 后起之秀 ,拼多多和字节跳动创始人接连卸任。

  两个月前,拼多多董事长黄峥宣布 退休 ,交棒给并肩 14 年的同伴、联合创始人陈磊,而非名气在外的 COO 阿布。中国三大电商的新一代接班人中,陈磊是唯一一个从 CTO 转型为 CEO 的,拥有技术背景掌门人。

  5 月 19 日,前后脚的功夫,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卸下了 CEO 职位,继任者并不是对外活跃的 二号人物 张利东、中国区 CEO 张楠,也是一位技术出身、行事低调的同学、室友、创业同伴,梁汝波。

  这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第二波退休潮。2019 年,恰逢阿里、京东成立二十周年,马云(55 岁)和刘强东(46 岁)将接班人的位置传给了业务能力皆强的 逍遥子 张勇(接任时 47 岁)、徐磊(接任时 45 岁)。这两位接任者的年纪都和创始人相差不大。

  创始人们花了不到 10 年时间,就将一家企业做到用户量、影响力 TOP 级,却在正值精力旺盛、决策果断、阅历丰富的黄金年龄,选择退出一线舞台。

  这与老牌传统企业形成了鲜明反差:何享健 70 岁卸任美的董事长、柳传志 75 岁卸任联想董事长、郭台铭 69 岁卸任富士康董事长。此外,还有任正非(77 岁)、宗庆后(76 岁)、曹德旺(75 岁)、张瑞敏(72 岁)等企业家,在六七十岁高龄仍奋斗在一线。

  甚至不考虑退休。5 月,91 岁的巴菲特宣布了自己的接班人选,算是给这个几十年的问题一个明确的答案。接班人阿贝尔 1962 年出生,也已经接近 60 岁,什么时候能够接班还很难说。巴菲特没打算马上卸任,毕竟他曾说过, 我将继续工作直到我死后5年。

  年轻的互联网公司,一般不会有接班人这个概念,甚至没有 二号人物 。不过,对于马云和刘强东的 接班人 ,外界并不意外。

  2019 年, 明尼苏达事件 一年后,刘强东开启退场模式。据不完全统计,刘强东陆续卸任京东旗下近 50 家公司的高管职务,包括京东数科、京东物流、京东云计算的运营主体或子公司。

  时任集团 CMO 的徐雷临危受命,带着超过 20 位核心高管离开北京,去广东肇庆开会。会开了三天三夜,京东也由此迈入历史的转折点。

  2019 年 1 月,徐雷首度以 CEO 身份在京东商城年会亮相;同月,京东商城升级为京东零售集团,徐雷出任零售集团 CEO。这是他加入京东的第十个年头。

  一直以来,京东很大程度上和刘强东紧紧捆绑在一起。这家 1998 年成立的企业,始终带有鲜明的刘强东个人标签。虽然经过多次融资稀释股权,腾讯是京东的大股东,但是攥着京东近八成投票权的刘强东仍能把持着京东的方向盘。

  至少,从外界看来,京东并没有二号人物。京东成立至今,绝大部分副总裁都是空降,这些人进来后又轮岗频繁。

  三年前退休的马云,将阿里掌门人的位置留给了张勇。这一决策并不为外人所奇。早在 2015 年,张勇正式出任阿里巴巴集团 CEO 时,外界就开始猜测:逍遥子已正式被马云视为接班人。

  过往的成绩也证明张勇确有能力承担股东、董事会的信任,执掌阿里这艘商业巨轮。

  张勇不是阿里创业的 18 罗汉 之一,甚至也算不上阿里资深元老。2007 年,张勇辞去了盛大网络的副总裁和 CFO,作为淘宝网 CFO 加入了阿里,在阿里的工号是 12000+。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在刚推出时,张勇还不具备资格。仅仅 3 年之后,张勇的能力和才干得到了阿里上下的认可,成为了 28 名合伙人之一。

  阿里前 CEO 卫哲曾在一篇文章中分析,为什么阿里要学习合伙人制度?他们发现,上市公司过百年的很少,家族企业过百年的很多。但 我们这帮人做事有没有可能把企业传给自己的孩子?显然不太可能。我们发现很多合伙制的企业能够走 100 年,这是为什么阿里在中国率先建合伙人制的原因。

  阿里创新性的 合伙人制度 之下,马云 2019 年 交棒 卸任的是明面上的职务,但他仍是阿里最大的个人股东、董事、永久合伙人、合伙人委员会成员,借助阿里的合伙人制度,马云仍然能掌控整个阿里帝国。

  名义上即使不再担任职务,但实际上仍在发挥着影响。不过,在阿里内部人士看来,与之前相比,阿里在大事上更倾向于集体管理集体决策。

  5 月 20 日,字节官方微信推出一段两年前的视频,记录了字节七周年前夕,张一鸣和梁汝波重游 锦秋家园 的片段。

  锦秋家园 是字节跳动最初诞生的地方,由此起步,字节跳动的产品和业务逐渐遍布全球。视频里,梁汝波一身绿色运动冲锋衣,背黑色双肩书包,脖子上挂着工牌,大多数时刻都在一旁安静地笑着,最后主动帮忙总结:Always Day 1(始终创业)。

  现年 38 岁的梁汝波是张一鸣在南开大学的室友,有共用过一台电脑的交情。2009 年,他和张一鸣共同创办垂直房产搜索引擎 九九房 ,三年后,又作为联合创始人,和张一鸣创立字节跳动。

  2019 年,媒体曝光出来的组织架构显示,张一鸣管辖 14 人中有陈林、张楠、谢欣、柳甄、张利东等,梁汝波并不在列。彼时的梁汝波负责企业效率团队的技术,是今日头条副总裁谢欣的下属。

  从负责包括今日头条、头条号、广告系统和用户增长系统等在内的多项产品和业务线的产品研发负责人,到飞书和效率工程。再至 2020 年起,开始负责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等工作,工作重心转移到推动公司组织建设和人才发展上。

  也就是说,梁汝波是字节跳动高管中唯一一位既懂技术、管过产品、又了解公司人力资源工作,同时还是创始员工的人。

  但在公司内部,也少有人讨论这个 技术大佬 。多位字节员工在被问到对梁汝波看法时表示出迷茫: 不太了解,他在公司蛮低调的 、 印象中没听说过这个人耶……

  在外界眼中,这些默默无闻的贡献也似乎不足为道。公开信息显示,抖音的开发者是成立于 2016 年 3 月的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梁汝波为法人代表。6 个月后,抖音面世,梁汝波同时担任抖音技术总监和抖音创始人的角色。但在外界的聚光灯下,抖音 CEO 张楠是更为耀眼的人物。

  而在目前可见的今日头条早期人事梳理里,梁汝波的地位也肉眼可见地被忽略了——他当时担任的今日头条的技术总监。对于这家依靠算法推荐信息的产品起家的公司来说,技术的核心价值不言而喻。

  卸任时,张一鸣在内部信中重提了三年前做的分享,核心观点是说 CEO 要避免一个普遍的负规模效应: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节点的 CEO 容易陷入被动,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

  2020 年 7 月以来,TikTok 在美国陷入封禁风波,一度传出要被卖掉的风声。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行业反垄断强监管愈演愈烈。2021 年 4 月, 阿里案 的前车之鉴下,包括字节跳动在内的 34 家互联网企业公布了承诺书,承诺不实施 二选一 行为,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

  张一鸣的卸任并不是心血来潮。卸任内部信中也透露,3 月份就已经小范围提出让梁汝波接手 CEO 的工作。

  作为字节跳动的联合创始人,梁汝波很少公开露面。这和拼多多的接任者,陈磊的风格极为相似。

  2002 年,正在美国读博的陈磊,开车去汽车站接一位国内来的学弟。学弟名叫黄峥,是从浙江大学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到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读计算机硕士,陈磊比他早一年过来读博。

  黄峥连续创立乐其、新游地、寻梦、拼好货等公司,陈磊都是核心高管、技术负责人,是黄峥的身旁的合作伙伴、创业搭档。

  除了极少几次在一些技术论坛上分享,陈磊没有在公开媒体上露过面。即使是公司 CTO,陈磊和一群工程师一起坐在开放空间办公,很难从人群中分辨出他是公司地位最高的技术人员。

  信中,黄峥表明了自己隐退的原因,是为了 确保它(拼多多)10 年后的高速高质量发展 ,作为创始人,要 跳脱出来去摸一摸 10 年后路上的石头 。离开拼多多的黄峥,将专注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

  作为市场经济的先行者,互联网公司发展成巨头。业务上,企业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政策环境上,它们在社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反垄断管控风险悬而未决。蒙眼狂奔二十年后,选择新的一代互联网企业的接班人时,商业逻辑不再是唯一的考量标准。

  如今,互联网形成了高度集中的企业格局。从 2010 年至今十年间,互联网科技板块占国内上市公司总市值的比例从 6.8% 上升至 23.8%,市值最高的 20 家上市公司中有 6 家是互联网公司,它们对信息、数据、资源的掌控力,远超传统巨头数倍。

  巨大的财富之下,风险也在暗流涌动。以阿里、字节跳动等为代表的巨头,它们的活跃用户数以亿计,几乎触及每一个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作为互联网时代基础设施一般的存在,从底层服务生长出的产品,能快速获得真实的客户数据,连接上万亿的流动信贷资产。是财富涌流之地,也是质疑和风险笼罩之地。

  早早 退休 的壮年企业家们,将一个外界并不熟知的、但内部极其信任的人物推到台前。而自己,隐居幕后,试图用 外部视角 去重新审视一手打造的庞大商业体,为了走得更远,也走得更稳。